摆出士人对待羞辱与生死的态度:士人
2020-04-16 15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二课时

(1)作者先叙述自己卑微的身份。先人只是掌管一些文史星历的记载的小官,主上所戏弄,倡优所畜,本来就被人看不起。现在子承父业,更是微不足道。

这说明,对待受辱,引决不是唯一的处理方法,那要从生命的价值来认识,从义的深层意义去理解。作者一方面说要学习前贤,有忍辱负重的精神;一方面说如果自己受辱就去死的话,则不能完成著述《史记》的任务,一个人死的窝窝囊囊,无所作为,就失去了人生的价值,也就轻于鸿毛了。这个道理讲得清楚明白,环环紧扣,层层深入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,人不应该为义去死,而是从长远的意义上理解这个义的含义。

全文情感真切,有时奔放激荡,豪情满怀;有时又回肠荡气,如泣如诉。第一段写受辱的痛苦时,说自己伏法死去,若九牛亡一毛,与蝼蚁何以异!这抒发了他对社会不公的愤慨之情;写自己选择忍受侮辱时说:仆虽怯懦欲苟活,亦颇识去就之分矣,何至自沉溺缧绁之辱哉!这里表现了他受辱的痛苦,悲切郁闷之情,溢于言表。第二段写出他为了完成伟大的巨著《史记》,就极刑而无愠色,虽万被戮,岂有悔哉!则又表现他豪迈激荡的情感。第三段再一次回想自己受辱的痛苦,是以肠一日而九回,居则忽忽若有所亡,出则不知其所往。每念斯耻,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!又好像看到他悲痛欲绝,如泣如诉的表情。

(2)接着写卑微的地位带来的结果:假如我伏法被诛的话,就好像九牛身上掉下的一根毫毛;好像一只蝼蚁一样渺小,我的死是无足重轻的。命如蝼蚁草芥,生命有什么价值可言?

(4)作者提出这样的认识:人在受辱时,不一定非要为高尚纯洁名声的这种所谓节义为了崇高的事业,他可以去死,但是也可以忍辱负重。

然后,摆出士人对待羞辱与生死的态度:士人,一方面洁身自好,不使自己受到羞辱;一方面当羞辱加于已身的时候,决计自杀,以死保持自己纯洁的名声。但是作者笔锋一转,却列举了古代周文王、李斯、韩信、彭越、张敖、周勃、窦婴、季布、灌夫等一大批王侯将相受辱的事例,说明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微不足道的草民,都可能受屈辱,受辱是人生之常事,不足为奇。那么,对待羞辱就一定要死节,才算保持了高尚纯洁的名声吗?否!作者从这个角度继续深入地论述下去。

最后表明自己的态度:我深知节义的含义,也敢于为节义去死,但是我现在所以忍辱偷生,是为了完成我未竟的事业,实现我最大的理想。这才是生命的真正价值。

(3)引出第二个问题,人的生命价值: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。注意,这是作者议论的核心。生命的价值是轻是重,要靠自己来选择!

作者议论的基本路径是:①受辱引决(士人应持的态度);②受辱隐忍完成伟大的事业(高尚的士人,如文王、孔子、屈原、左丘明等);③我(司马迁)受辱学习前贤,选择隐忍为了完成巨著《史记》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,作者的情感表达十分流畅自然,文章情感忽而悲切,忽而豪壮,忽而又痛不欲生。这正如后人评价这篇散文时说,它如山之出云,如水之奔壑,千态万状,变化于自然,由其气之盛也(清方苞)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sotpi.cn邵阳市琶患詹逃二手仪器仪表公司版权所有